akiaki蟹宝宝

像你这样的人存在这世界上
让我稍微的对这世界感到喜欢

【双黑】属于我(二)

幼时双黑,有私设,欢迎同好捉虫讨论
采用中也和太宰双视角,哒宰登场了!
Chapter 2 太宰一边吃着饭,一边听侍女莲津津有味地讲着街坊邻居的八卦,虽然是战争年代,但女性对于八卦的热情永远不会消退。不过这个时候只要装作听得很认真并且偶尔发出附和声就会让她们无限满足。少年时期就被扔下在横滨的房子里和侍女莲一起生活的太宰治十分早熟,并且对于安抚女性颇有手段。
这幢老房子已经疏于修葺,从外面看上去,爬山虎已经覆盖满了一面墙,有些岁月留下的痕迹,比如老旧的窗棂和颜色暗淡的砖墙。只有内部某些细节才能看出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位政界显要,譬如挂着的看起来颇有品味的画作,以及桌子上的进口丝绸质地的桌布。
太宰降生时已经是家中的第六子,生母的身体不太好,再加上父亲嫌这么些孩子都待在身边十分麻烦,于是就把太宰和侍女莲留在了这么一座老房子里,在这种与抛弃无差的对待方式下,太宰对于人世浮沉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看法。
弱者就是会被抛弃的。
于是太宰更加努力地佯装讨好着莲和学校里的老师,虽然心里充满了不屑,但这也使得他有充足的自由在大街上游荡找乐子。
坐在一面断墙上可以看到几乎整个港口的景致,当然不会错过几乎每日上演的港口黑手党例行收取保护费和清理“垃圾”。不过这些人大多是底层成员,拥有着一些破坏力不甚强大,看起来就像变魔术那样的异能。太宰生来就比常人对这些异能的理解和接受能力敏感,而不会单纯把他们归结为速度快或者力量大这么简单的身体素质。
然而这些杂鱼一样的底层成员和他们诸如粉碎巨石或是短距离瞬间移动这类的异能无法满足太宰的胃口,他在等待着一个值得他出手证明自己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他等来了自己的机会。这是一次比较大的清理港口其他党派的行动,港口黑手党派出了一支精英小队,然而这次他们的对手也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这个小组织也是有着一位异能拥有者的,他们的组织名字,叫做“破晓”,寓意是带领横滨走出港黑的统治,走向黎明。
太宰在落日余晖下坐在惯常坐在的断墙上,用手肘撑着膝盖,思考着自己的目标会不会在这一天出现。那个叫“破晓”的组织似乎有些手腕,居然还成功劫持到了一批港黑准备运往国外的毒品货物。看来会对港黑下个季度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这种情况下,应该会有一个负责人出现吧?
会是那个打头阵交涉的小伙子吗?不像,此人看起来擅长格斗但缺了点谋略和深度,港口黑手党应该不会委以重任,只是拿他的气势来浇一浇对方的气焰而已。
太宰的视线从港黑成员的脸上一一扫过去。太遗憾了,没有抓到自己想象中那种眼神。又是一群眼睛里只有苟活下去的挣扎的可怜人,在战争年代,他见惯这种表情了。再看看整个战斗的局面,港黑这边人多些,招式腿脚也都不差,可惜几乎没有能够成功伤到“破晓”成员一丝一毫。大概可以猜出那位拥有异能的成员的能力可能是预判别人的行为,属于比较强的预言类的异能,但对方隐藏很好,使得港黑成员无法找出到底是谁拥有这样的能力从而破解,形式一度对于港黑很不利。
于是怀抱着好奇,太宰也开始思考“破晓”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来预判和传递信息,以及这个异能拥有者到底是谁。旁边酒吧传来了不常响起的钢琴声,说起来,这琴声似乎是从刚刚开战就开始响起的,难不成这个异能拥有者是位琴师,用音符来传递自己预判的信息?
眼神不自觉飘进那家酒吧,却发现一位把弄着小银刀的黑发青年走到三角钢琴旁边,与那位演奏家攀谈。琴声停下了,但“破晓”对于港口黑手党的压制性打击没有停止。看来自己的第一个推测不成立。
于是只能把注意力继续集中到正在火拼的一群人身上,太宰试图看出他们阵型上的特征。很遗憾,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样一次次探索又失败的过程使得太宰十分兴奋,他很久没有遇见可以让他思考这么久的难题了,看来“破晓”还真是一个有趣的组织。
但也不是完全不着痕迹,一位港口黑手党的成员稍微向后退了退,突然拔出小刀划向自己的手臂,口中挣扎支吾着却没有说出连贯的语句。原来是自己的思路错了!对手的能力根本不是预判那么简单,而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控制对手的行为。如果直接暴露出可以控制行为这样的能力的话,恐怕港黑这边就可以轻易制定出破解的方案,但如果给对方假象,那么这个破解过程可就困难多了。不得不说这个港黑成员很聪明,他身在其中发现之后能够抓住对方神经松懈的间隙去往远离的地方逃走,这种行为似乎是在给没有介入这场战争的某个人发出信号——
回头看去,最有可能是异能拥有者,也就是离那个成员直线距离最远的人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近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有些眼熟,忽然想起他就是刚刚在酒吧里与琴师搭讪的那位。看着那个青年充满自信的双眼,太宰马上从这面断墙上跳了下去。
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人。
这个人,一定就是没有出现在战场而运筹帷幄的高级成员。而他的思路几乎与自己别无二致,都是先去怀疑那位琴师传递了信息,转而发现了港黑成员发出的信号。不过,他现在离那位异能拥有者那么近,被控制的危险和几率也非常高。
那么,该我登场了。
太宰此时还是一位正该背着书包乖乖去上学的男孩,突然出现在这样一群火拼的黑社会当中还是十分扎眼的,与那位打扮像普通上班族的青年一样扎眼。太宰治跑到那位“破晓”异能拥有者的身边,虽然对方正在努力去控制着向他走来的青年的行为,而青年也似乎在努力做出抗争。
太宰把手放在那人的大腿上,轻轻说了一句:“人间失格。”在那青年突然眼神失焦低头看他的时候撒娇似的拽了拽他裤子,“叔叔,你有糖吃吗?”
接下来的结果显而易见,港口黑手党训练有素的杀手们迅速解决了这群失去了头羊的杂兵。所有人都把功劳归功于那位手里玩着银色小刀穿着西装的青年,而只有那位青年,目光没有离开过太宰治。等到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他才蹲下身来,把手伸给他,说:“小朋友,我叫森鸥外,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加入港口黑手党呢?”

TBC.

【双黑】属于我(一)

有私设 欢迎同好捉虫 主要是幼时双黑的故事
Chapter 1 中原中也不是没有发现过弟弟恒也的小秘密。他发现从小恒也就能很快地凑到大人身边,或者是将需要拿到手的东西先于别人握到手里。后来他知道,弟弟是个异能拥有者。虽然自己很平凡,但拥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仍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战争爆发后港口每一户家庭的日子都不好过,父亲是军人,已经奔赴前线多日了,母亲也在一个早晨收拾好了行装说是回娘家省亲,但自打去了之后就没有回过一封信,倒是只有父亲偶尔的来信会让这两个男孩子有一点对日子的期望。
有次接弟弟放学回家,碰巧正看到那群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执行着收保护费一类的任务。一位一只眼睛戴着镜片的中年男子用指尖将朝他飞来的棍棒轻而易举地弹飞,然后解决掉了花臂刺青的几个莽汉。
中也一边沿着墙边匆匆小跑过去免得招惹是非,一面又觉得恒也似乎和这些人很像。也许去投奔他们的话……
不可以有这种想法,要好好读书打工供弟弟吃穿才行,那种地方,一旦去了那种地方,自己又没有保护弟弟的能力,就没有回头路了。
晚上回到家里,看着快要见底的米缸,再看看菜筐里仅剩下的几个鸡蛋,中也叹了口气,晚上只能吃玉子烧和酱油拌饭了。看来自己也得快点出去找兼职做,父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寄钱和信回来了,母亲更是不知所踪,接下来的日子,可能真的只能靠他这个哥哥扛起来了。
恒也一向懂事,使用着自己的能力把碗筷摆放好——尽管在外中也一直提醒他不要随便使用异能,但在家里这种行为是被默许的。等到哥哥也来到饭桌前,他们才一起双手合掌,“我要开动了——”仿佛哥哥做的是什么珍馐美味一样。这也是中也所珍惜的东西,尽管很辛苦,但有弟弟的鼓励和陪伴,就可以走下去了。
“哥,家里是不是,快要揭不开锅了?”恒也吃着饭,冷不丁问了一句。

中也怔了一怔,没有抬头地继续用筷子扒着饭粒,“不用你操心,我明天就去问问学校附近的工厂要不要零时工。”

“战争年代哪里需要那么多零时工,自己厂里的工人也都吃不起饭了吧?”聪慧如恒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冷静地反驳道。
“哥哥,今天上次的那些穿黑色大衣的人又来找我了,还说加入他们的训练营,可以管一日三餐——”
“不要再说了,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港口黑手党,作奸犯科杀人不眨眼的坏人,你一个军人的后代,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来的。”还是没有抬头看弟弟,但中也的语气很坚决。
“吃完把碗放那我刷就好,快去上楼写作业吧。”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烈,就稍微用柔和些的语气补上了这句。
第二天中午,中也打开便当的时候才发现弟弟忘了拿他的那份昆布饭团,于是拿着便当盒下楼到低年级的教室去,正好打算和弟弟一起吃个午饭。结果恒也并没有在教室,问了几个同学才知道好像是去天台上了,但他们的闪烁其词的言语让中也不禁有些担心,马上跑去了天台。
自己的担心果然得到了印证。几个人高马大的高年级生站在一侧,中原恒也和另一个低年级生站在他们对面,低着头好像在接受训斥。背对着中也,并不能看见他们的表情。
突然一个高年级生开始推搡那个低年级生,另一个高年级生甚至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中也没有犹豫,马上冲上前去制止:“你们在干什么!”
手持着手枪的那个男生突然有些慌神,把枪眼对准了那个低年级的男生,警告中也不要轻举妄动。“喂,小子,告诉老师我们偷了东西的话,就会被整死哦。还是说,你更愿意自己主动从这里跳下去,为这个地方节省一点粮食呢?”他一边盯着冷汗直冒的小男生,一边威胁着。
“别乱开枪,那是我哥哥。”恒也这时候突然对拿着枪的高年级生说道。
“哦?恒也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把这孩子钓出来的呢,那他的哥哥也是我们自己人。不过,这小子可能不能留下了。干脆就把偷东西的事情也栽到他头上好了,这样也好对老师那边有个交代。”那个高年级生一边把枪筒转向了腿已经快软掉的小男孩,一边嘀咕道。
中也的脑子此刻飞速运转着,自己的弟弟此刻没有危险让他松了一口气,但如果这个颤抖着双腿后退着随时可能从楼上坠落的孩子死了的话,恒也无疑就成了杀人犯的一员。因此他飞扑上前想用比同龄人都瘦弱的身子撞开那个小男孩,这个动作吓到了持枪的高年级生,砰的一声,枪走火了。
惊慌失措的低年级生一脚踩空,拽着中也的手臂,一起从六层楼顶掉了下去。
中原中也以为自己死定了。他还能听见弟弟大喊的一声哥哥,本来都准备闭上眼准备着死亡的降临,却突然发现自己横着悬停在了半空中,拽着那个孩子,稳稳当当地踩在了红色的砖墙上。风还在他耳畔高速呼啸着,但时间仿佛凝固定格了一样。
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是个异能拥有者,就被自己的异能救了一命。没错,他的异能与弟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控制重力的大小和方向。
把那位低年级的学弟平安送到地面上后,中原中也径直回了家。
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很久没有信出现过的信箱里出现了一封厚厚的信,但与熟悉的字迹都不相同。打开信封,读完了自己父亲战死在海外的消息的来信,然后把父亲的肩章收好在自己书包的内侧夹层。
等到弟弟中原恒也回来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时,中也已经平复好了心情,没有多提中午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质问弟弟为什么跟那群人混在一起。把那封父亲战死的信交给弟弟读了一遍之后,中也已经收拾好了两人不多的行李。
“去哪?”
“港口黑手党的新人训练营地。”
TBC.

【梗题】平家物语三十题

忙於作死的阿Bell:

梗题合集:



履霜操:







《平家物语》真是太赞了——
也不妨说是源平三十题w
——————————————————
1.祇园精舍之钟声
2.风前尘埃
3.银箔木刀
4.鲈鱼
5.六波罗殿之秃发
6.过往录
7.贺茂川的流水
8.无文太刀
9.摄取不舍之光
10.鵺
11.风吹福原路坎坷
12.旧都之月
13.春日野之露
14.红叶
15.墨染色
16.孤身独步黄泉路
17.经岛
18.白鸠与白旗
19.焚城
20.青山琵琶
21.小枝
22.以花喻歌人
23.红底日出扇
24.弓落水
25.剑沉千寻海
26.浪底的帝都
27.腰越状
28.鹿穿竹篱踏叶来
29.五色丝
30.诸行无常





安藤忠雄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大屋顶下的旋转梯

美丽洲教堂的铜钟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大书架
通天高的书架 感觉是一种享受了

安藤忠雄作品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大屋顶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