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aki蟹宝宝

像你这样的人存在这世界上
让我稍微的对这世界感到喜欢

【双黑】属于我(四)

Chapter4
最终还是决定了沿着直抵小木屋的线路出发,中原中也可是个无所畏惧的人,就是太宰得盯着点儿他别给弟弟放水就行。“放心吧,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娇惯恒也的。”仿佛看穿了他的担心,中也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说实在的我有点期待你们兄弟一战,虽然还不清楚他的异能,但感觉看这种骨肉相残应该会很精彩。”太宰治立即回应得让中也无话可说。
中也径直朝着前面开路,也不管后面的太宰和山田跟不跟得上,轻盈的身体穿梭在夜幕下的树林间。“没想到你这腿这么短,跑得还挺快的嘛。”后面传来了太宰治的调侃声。刚想回过头用自己的大长腿给他一记旋风踢,耳畔的风声告诉自己有什么东西擦着脸庞呼啸而过,笔直插进前面的树干,在月光下,银色的器身闪烁着异样的光泽。是毒矢,这场游戏要开始了吗?
此时太宰治和山田贤也赶到了中也身边,三个人围成弧形环视周遭,顺着毒矢飞来的方向看去,却没有看到地面上有人影。太宰朝着上方努努嘴,中也会意地向上瞧,才发现树干上有一个一袭深蓝衣服的小个子男子,正用滚圆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仿佛发现猎物的鹰隼。但他的装束巧妙地与背景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太宰指出可能真的一时无法发现。
“看来是位忍者啊……”太宰治不禁脱口而出。被发现了的忍者有些恼火,一个三角形手里剑抛了出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凛冽又精准的轨迹,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想靠抓住它来改变它的重力。“蠢货,”太宰治毫不犹豫地用身体撞开了中也,“那东西上面都涂抹了剧毒,用手去接简直是自寻死路。”不过与此同时,太宰的上臂也被手里剑划开一道口子,血从伤口缓缓流出,而那枚手里剑则稳稳当当地停在地上,一副对伤口毫不负责的无辜样子。
“你这混蛋,明知道有毒还替我挡下,是想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吗?”中原中也朝太宰大喊,心里头却对这个人的讨厌蒙上了一层愧疚。太宰治嘴角挂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一手捂着伤口,抬眼朝着中也弯弯眸:“那就请慢慢还这个人情吧。”
中原中也可不会对这种情况没有准备,从口袋里摸出一副黑色丝质手套,用牙齿快速地把手套拉上小臂,然后看着太宰治说:“我有办法了,不过你得配合我,做人肉靶子一次。”太宰治不满地撇了撇眉毛:“那得再算一个人情,喂,为什么不是那家伙——”然后手朝着山田贤指去。
突然间又一个手里剑朝着太宰治就飞了过来。“正合我意。”中原中也捡起地上的那一个,逆着重力让他沿着飞过来的手里剑的轨迹回去,劲道之大,带着那飞来的一支一同击回了忍者的方向。作为一个忍者当然不会躲不过这一击,不过他的第一反应是从高处跳下来,这样一来中也就很方便发挥自己的长处,伸出左腿抄其下盘,对方摔倒后立即跳上去反拧着对方的胳膊将其锁住。
把那人浑身上下摸了个遍之后也没有找到情报,有些失落也在情理之中。 那个忍者则是闭口不谈自己的其他组员的下落。太宰治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们组剩下两个人会设下什么埋伏。正当他决定赶紧继续前进的时候,山田贤突然对他来了一句:“太宰啊,咱们的情报还完好吧?”
仿佛听到了某个暗号,四周的树林里出来了两个人,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孩,还有一个有着赤色眼睛的高马尾少女,小姑娘腰间还别着两把大刀。中原中也生气地向山田贤喊道:“你想干什么,不会是叛徒吧?”因为刚才这句话很明显把情报在谁的身上暴露了,原本火力可以分散到三个人身上,现在对方只要拼尽全力集中攻击太宰治就行了,不由得让人对这个山田的智商感到怀疑。
对面两个人冲着太宰治就冲了上去,中也马上杀到太宰身前摆好格挡的姿势,反倒是太宰优哉游哉,一点也不慌乱。近身战的话,很少有人是中也的对手,这话是没错的。但刚掌握异能不久的他使用得还不是那么熟练,当然没有日后他登上黑手党干部席位时候那么强大不可一世。
拥有极快的反应速度,抓住刀镡控制着重力让那少女摔得人仰马翻,另一边就用手掌抵上男孩的巨拳把他推开。谁知道这个时候先前的忍者也爬了起来,从腰上取下一个笛子,朝着这边就吹毒针,中也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抱着太宰治朝下倒下去,紧紧压在他身上让他不要再受伤——但结果就是自己挨了一记毒针。
视线开始恍惚起来,原来毒针的毒性这么厉害,那刚刚太宰的伤口怎么样了?为什么在这个紧急时刻心里第一个担心的是这个?大概是因为情报在他身上,而自己不想输吧。想到这里,中原中也命令自己集中精力,想到还要个弟弟一起生存下去,他就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他的力量开始有些失控,伸手所及之处的空气开始被压缩凝聚成炸弹,他狠狠地抓住这些空气弹砸向前面的对手,那种巨大力量充斥身体的感觉让自己仿佛陷入疯狂。他开始渐渐意识模糊。
终于,一双手拉住了他,把他从极度愉悦的精神世界里拽回了现实。“你是想把这三个人碾成肉酱吗?情报还怎么办?”太宰治语气有些担忧,但看着中也瞳孔恢复正常语气也开始冷下来。
突然,山田贤从那位少女的靴子里拔出来了一份情报,攥在手里冲太宰摆一摆。“你是说这个吗,太宰先生?”语气中流露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欢愉,令太宰有不详的预感。
突然,太宰治四周的景象也开始变得奇怪,周围的草开始疯狂生长,蟋蟀变得巨大如擎,而树木开始摇晃起来,难道是自己被中原中也这个人给拽进他的异能里面去了?
山田贤则一边收好情报,一边微笑着看着眼前受伤的两个人:“请好好享受一下,【移民的秩序】的乐趣吧。”
*:《移民的秩序》,山田贤著,探讨了清朝中国湖广向四川的人口流动,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秩序问题。本文中为山田贤的异能能力名。

TBC.

【双黑】属于我(三)

Chapter3
中也端着托盘坐到弟弟恒也对面,仍然以长身体需要营养为理由把炸鱼排夹进弟弟的碗里,然后坐了下来。训练营在食宿方面跟寄宿制学校差不多,食物是按人数分配的,不算好也说不上差,总比流落街头饿死要强多了,所以这里的学生从没有异能纯粹来找活路的流氓小混混到中也这样具有天赋却走投无路的少年,鱼龙混杂。
恒也知道拒绝也没有用,他哥哥脾气倔,也就不坚持谦让了,况且这样的份饭对于他们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来说,确实是说不上足够的。白天的训练都很紧张,从射击、爆破到体术没有停歇过,只有这个时候兄弟俩才能好好说说话。恒也用手指着一边一个黑色头发,独自用着刀叉吃着看起来精致很多的食物的男孩子。“哥,据说那个经常独来独往的人,是被森鸥外前辈发掘来的人才,具有很强的异能,是港黑重点培养对象…也不知道他的异能是什么,感觉好神秘哦。”
中也顺着手指看向那个举止优雅得仿佛不属于这里的男孩子,恐怕是哪个落魄华族的后裔吧?结果恰好那个男生抬起头来,跟他四目相对,就像读懂了他的内心一样,竟然眯起眼睛回报给他一个微笑。中也赶紧做错了事情似的低下头吞了一口饭,然后提醒弟弟:“恐怕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不要主动去接近他。”
其实弟弟恒也的在这里说得上是很优秀的,无论是射击训练还是骑摩托越野,甚至都要比哥哥中也高上一点。中原中也一方面欣喜,一方面作为哥哥的自我要求也开始鞭策着他更加努力。于是趁着可以洗澡的自由时间,他一个人跑去体术训练室,开始了具有针对性的加训。击打着沙袋时,汗水不断从头上冒下,滴在有些旧的衬衣上,他很享受这个安静得只听得见沙袋折返带起的风声,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训练室。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他警惕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门框,落日余晖下白天的那个黑发少年逆光而立,只能看清楚他颀长的身形轮廓,以及比实际年龄听上去沉稳的嗓音:“原来是橘色头发的小矮子啊…这是想趁着别人不在偷偷加训,好把别人早点淘汰出去吗?”
传入耳中的话语十分不中听,中也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环境让这个人有如此的提防之心,不过倒是对“淘汰”二字很是好奇,“你是什么意思,这个训练营,是淘汰制的?”
对面的人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你真的天真地以为黑手党会大大方方圈养这么多废物?没有价值的当然会被淘汰。连这种觉悟都没有做好,你以为训练营是孤儿院吗?”
中也觉得这人说得有道理,但是不想跟他做过多纠缠,就说:“如果你是来用训练室的,我就先离开了。”
“不用,我只是喜欢在休息时间在外面那棵树下面躺着休息,图个清静。结果今天好像发现这里进了猫咪,就来瞧一瞧。”
这个语气和措辞似乎故意在挑战着对方的底线,但中也并不是一个容易上钩的人。中也从一旁的衣架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肩头,从那人的身旁经过时,发动了自己的异能。原本打算让那人吃点苦头,好不再来找自己的麻烦,结果不想对方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小臂。
中也突然一怔,瞳孔骤缩,仿佛抓住自己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什么千斤重的斧子,伸出千百个触手来要把自己缠绕然后粉碎。这就是这个人可怕的力量吗?自己竟然被压制得无法施展异能,曾经十分温顺的重力此时就像不顺手的铁剑,沉得举不起来。
终于看清楚这人的脸了,两人有那么一刻近到可以看清楚对方脸上的绒毛。灰褐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嘲弄的光芒,高出一头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惊慌失措的丑态,而且还惺惺作态地伸出另一只手来扶稳了他,像对待一位女士那样用礼貌的口吻说:“走路还是要小心点啊。”
中也头也不回地气鼓鼓地走出门外,不忘记朝身后挥了挥拳头,大概是下节体术课不要让我跟你组队练习不然不会放过你的意思。
到了晚上,教员突然宣布要进行一项“生存试炼”活动,就在这个夜晚进行。卡车载着这群少年们在深夜来到一处山林里,规则是抽签分成三个人的小组,然后每个小组一开始都能拿到一份情报,从不同的位置出发,目标是天亮前把情报送到指定的小木屋去。每个小组都可以对其他小组做阻挠或者抢夺情报。
中也没能和弟弟抽到一组,于是叮嘱恒也一定小心,不要逞能出风头。目送着恒也下了车,转过身去突然看到了现在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正朝自己展示着手里的蓝色的签子。“真是个体贴的哥哥啊。看来我们也是有缘分,被分到一组了。我叫太宰治,请多指教。”
中也故意用一种非常冷淡的表情瞪着他,心里嘟囔着谁要和你有什么缘分,回了一句:“不要拖我的队的后腿就好,我是中原中也,请多指教。”
坐在长桌会议室里的几个人盯着摄像头里的景象,一位穿着和服的美丽女性感慨道:“真想回到年轻的时候啊,这群孩子真是充满朝气。”坐在她对角线上的男人咧嘴笑道:“正好向你展示一下我刚带回来的宝贝,他绝对会让你眼前一亮的。”
中也和太宰找到了最后一个队友,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孩子,询问了一下,也不是异能拥有者,他自我介绍叫山田贤。太宰听说他不是异能拥有者之后就没有多看他,开始跟中也讨论起运送情报的路线问题。
“直线行进应该是最短的。”中也拿着记号笔在教员下发的地图上勾了一条线路出来。
“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太宰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所以如果怕麻烦的话,可以想办法绕开他们的直线必经之路。不过如果你是喜欢打架的家伙,我也没什么意见。”
“从刚才的车速和不同小组的下车时间大概可以估计出跟我们的距离……”中也一边回忆着一边在地图上圈出几个可能是其他小组的标志。
突然,太宰低下身来伏在中也耳畔说:“你看着吧,我下午刚提醒过你的,好戏就要开始了哦。”
TBC.

【双黑】属于我(二)

幼时双黑,有私设,欢迎同好捉虫讨论
采用中也和太宰双视角,哒宰登场了!
Chapter 2 太宰一边吃着饭,一边听侍女莲津津有味地讲着街坊邻居的八卦,虽然是战争年代,但女性对于八卦的热情永远不会消退。不过这个时候只要装作听得很认真并且偶尔发出附和声就会让她们无限满足。少年时期就被扔下在横滨的房子里和侍女莲一起生活的太宰治十分早熟,并且对于安抚女性颇有手段。
这幢老房子已经疏于修葺,从外面看上去,爬山虎已经覆盖满了一面墙,有些岁月留下的痕迹,比如老旧的窗棂和颜色暗淡的砖墙。只有内部某些细节才能看出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位政界显要,譬如挂着的看起来颇有品味的画作,以及桌子上的进口丝绸质地的桌布。
太宰降生时已经是家中的第六子,生母的身体不太好,再加上父亲嫌这么些孩子都待在身边十分麻烦,于是就把太宰和侍女莲留在了这么一座老房子里,在这种与抛弃无差的对待方式下,太宰对于人世浮沉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看法。
弱者就是会被抛弃的。
于是太宰更加努力地佯装讨好着莲和学校里的老师,虽然心里充满了不屑,但这也使得他有充足的自由在大街上游荡找乐子。
坐在一面断墙上可以看到几乎整个港口的景致,当然不会错过几乎每日上演的港口黑手党例行收取保护费和清理“垃圾”。不过这些人大多是底层成员,拥有着一些破坏力不甚强大,看起来就像变魔术那样的异能。太宰生来就比常人对这些异能的理解和接受能力敏感,而不会单纯把他们归结为速度快或者力量大这么简单的身体素质。
然而这些杂鱼一样的底层成员和他们诸如粉碎巨石或是短距离瞬间移动这类的异能无法满足太宰的胃口,他在等待着一个值得他出手证明自己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他等来了自己的机会。这是一次比较大的清理港口其他党派的行动,港口黑手党派出了一支精英小队,然而这次他们的对手也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这个小组织也是有着一位异能拥有者的,他们的组织名字,叫做“破晓”,寓意是带领横滨走出港黑的统治,走向黎明。
太宰在落日余晖下坐在惯常坐在的断墙上,用手肘撑着膝盖,思考着自己的目标会不会在这一天出现。那个叫“破晓”的组织似乎有些手腕,居然还成功劫持到了一批港黑准备运往国外的毒品货物。看来会对港黑下个季度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这种情况下,应该会有一个负责人出现吧?
会是那个打头阵交涉的小伙子吗?不像,此人看起来擅长格斗但缺了点谋略和深度,港口黑手党应该不会委以重任,只是拿他的气势来浇一浇对方的气焰而已。
太宰的视线从港黑成员的脸上一一扫过去。太遗憾了,没有抓到自己想象中那种眼神。又是一群眼睛里只有苟活下去的挣扎的可怜人,在战争年代,他见惯这种表情了。再看看整个战斗的局面,港黑这边人多些,招式腿脚也都不差,可惜几乎没有能够成功伤到“破晓”成员一丝一毫。大概可以猜出那位拥有异能的成员的能力可能是预判别人的行为,属于比较强的预言类的异能,但对方隐藏很好,使得港黑成员无法找出到底是谁拥有这样的能力从而破解,形式一度对于港黑很不利。
于是怀抱着好奇,太宰也开始思考“破晓”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来预判和传递信息,以及这个异能拥有者到底是谁。旁边酒吧传来了不常响起的钢琴声,说起来,这琴声似乎是从刚刚开战就开始响起的,难不成这个异能拥有者是位琴师,用音符来传递自己预判的信息?
眼神不自觉飘进那家酒吧,却发现一位把弄着小银刀的黑发青年走到三角钢琴旁边,与那位演奏家攀谈。琴声停下了,但“破晓”对于港口黑手党的压制性打击没有停止。看来自己的第一个推测不成立。
于是只能把注意力继续集中到正在火拼的一群人身上,太宰试图看出他们阵型上的特征。很遗憾,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样一次次探索又失败的过程使得太宰十分兴奋,他很久没有遇见可以让他思考这么久的难题了,看来“破晓”还真是一个有趣的组织。
但也不是完全不着痕迹,一位港口黑手党的成员稍微向后退了退,突然拔出小刀划向自己的手臂,口中挣扎支吾着却没有说出连贯的语句。原来是自己的思路错了!对手的能力根本不是预判那么简单,而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控制对手的行为。如果直接暴露出可以控制行为这样的能力的话,恐怕港黑这边就可以轻易制定出破解的方案,但如果给对方假象,那么这个破解过程可就困难多了。不得不说这个港黑成员很聪明,他身在其中发现之后能够抓住对方神经松懈的间隙去往远离的地方逃走,这种行为似乎是在给没有介入这场战争的某个人发出信号——
回头看去,最有可能是异能拥有者,也就是离那个成员直线距离最远的人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近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有些眼熟,忽然想起他就是刚刚在酒吧里与琴师搭讪的那位。看着那个青年充满自信的双眼,太宰马上从这面断墙上跳了下去。
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人。
这个人,一定就是没有出现在战场而运筹帷幄的高级成员。而他的思路几乎与自己别无二致,都是先去怀疑那位琴师传递了信息,转而发现了港黑成员发出的信号。不过,他现在离那位异能拥有者那么近,被控制的危险和几率也非常高。
那么,该我登场了。
太宰此时还是一位正该背着书包乖乖去上学的男孩,突然出现在这样一群火拼的黑社会当中还是十分扎眼的,与那位打扮像普通上班族的青年一样扎眼。太宰治跑到那位“破晓”异能拥有者的身边,虽然对方正在努力去控制着向他走来的青年的行为,而青年也似乎在努力做出抗争。
太宰把手放在那人的大腿上,轻轻说了一句:“人间失格。”在那青年突然眼神失焦低头看他的时候撒娇似的拽了拽他裤子,“叔叔,你有糖吃吗?”
接下来的结果显而易见,港口黑手党训练有素的杀手们迅速解决了这群失去了头羊的杂兵。所有人都把功劳归功于那位手里玩着银色小刀穿着西装的青年,而只有那位青年,目光没有离开过太宰治。等到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他才蹲下身来,把手伸给他,说:“小朋友,我叫森鸥外,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加入港口黑手党呢?”

TBC.

【双黑】属于我(一)

有私设 欢迎同好捉虫 主要是幼时双黑的故事
Chapter 1 中原中也不是没有发现过弟弟恒也的小秘密。他发现从小恒也就能很快地凑到大人身边,或者是将需要拿到手的东西先于别人握到手里。后来他知道,弟弟是个异能拥有者。虽然自己很平凡,但拥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仍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战争爆发后港口每一户家庭的日子都不好过,父亲是军人,已经奔赴前线多日了,母亲也在一个早晨收拾好了行装说是回娘家省亲,但自打去了之后就没有回过一封信,倒是只有父亲偶尔的来信会让这两个男孩子有一点对日子的期望。
有次接弟弟放学回家,碰巧正看到那群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执行着收保护费一类的任务。一位一只眼睛戴着镜片的中年男子用指尖将朝他飞来的棍棒轻而易举地弹飞,然后解决掉了花臂刺青的几个莽汉。
中也一边沿着墙边匆匆小跑过去免得招惹是非,一面又觉得恒也似乎和这些人很像。也许去投奔他们的话……
不可以有这种想法,要好好读书打工供弟弟吃穿才行,那种地方,一旦去了那种地方,自己又没有保护弟弟的能力,就没有回头路了。
晚上回到家里,看着快要见底的米缸,再看看菜筐里仅剩下的几个鸡蛋,中也叹了口气,晚上只能吃玉子烧和酱油拌饭了。看来自己也得快点出去找兼职做,父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寄钱和信回来了,母亲更是不知所踪,接下来的日子,可能真的只能靠他这个哥哥扛起来了。
恒也一向懂事,使用着自己的能力把碗筷摆放好——尽管在外中也一直提醒他不要随便使用异能,但在家里这种行为是被默许的。等到哥哥也来到饭桌前,他们才一起双手合掌,“我要开动了——”仿佛哥哥做的是什么珍馐美味一样。这也是中也所珍惜的东西,尽管很辛苦,但有弟弟的鼓励和陪伴,就可以走下去了。
“哥,家里是不是,快要揭不开锅了?”恒也吃着饭,冷不丁问了一句。

中也怔了一怔,没有抬头地继续用筷子扒着饭粒,“不用你操心,我明天就去问问学校附近的工厂要不要零时工。”

“战争年代哪里需要那么多零时工,自己厂里的工人也都吃不起饭了吧?”聪慧如恒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冷静地反驳道。
“哥哥,今天上次的那些穿黑色大衣的人又来找我了,还说加入他们的训练营,可以管一日三餐——”
“不要再说了,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港口黑手党,作奸犯科杀人不眨眼的坏人,你一个军人的后代,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来的。”还是没有抬头看弟弟,但中也的语气很坚决。
“吃完把碗放那我刷就好,快去上楼写作业吧。”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烈,就稍微用柔和些的语气补上了这句。
第二天中午,中也打开便当的时候才发现弟弟忘了拿他的那份昆布饭团,于是拿着便当盒下楼到低年级的教室去,正好打算和弟弟一起吃个午饭。结果恒也并没有在教室,问了几个同学才知道好像是去天台上了,但他们的闪烁其词的言语让中也不禁有些担心,马上跑去了天台。
自己的担心果然得到了印证。几个人高马大的高年级生站在一侧,中原恒也和另一个低年级生站在他们对面,低着头好像在接受训斥。背对着中也,并不能看见他们的表情。
突然一个高年级生开始推搡那个低年级生,另一个高年级生甚至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中也没有犹豫,马上冲上前去制止:“你们在干什么!”
手持着手枪的那个男生突然有些慌神,把枪眼对准了那个低年级的男生,警告中也不要轻举妄动。“喂,小子,告诉老师我们偷了东西的话,就会被整死哦。还是说,你更愿意自己主动从这里跳下去,为这个地方节省一点粮食呢?”他一边盯着冷汗直冒的小男生,一边威胁着。
“别乱开枪,那是我哥哥。”恒也这时候突然对拿着枪的高年级生说道。
“哦?恒也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把这孩子钓出来的呢,那他的哥哥也是我们自己人。不过,这小子可能不能留下了。干脆就把偷东西的事情也栽到他头上好了,这样也好对老师那边有个交代。”那个高年级生一边把枪筒转向了腿已经快软掉的小男孩,一边嘀咕道。
中也的脑子此刻飞速运转着,自己的弟弟此刻没有危险让他松了一口气,但如果这个颤抖着双腿后退着随时可能从楼上坠落的孩子死了的话,恒也无疑就成了杀人犯的一员。因此他飞扑上前想用比同龄人都瘦弱的身子撞开那个小男孩,这个动作吓到了持枪的高年级生,砰的一声,枪走火了。
惊慌失措的低年级生一脚踩空,拽着中也的手臂,一起从六层楼顶掉了下去。
中原中也以为自己死定了。他还能听见弟弟大喊的一声哥哥,本来都准备闭上眼准备着死亡的降临,却突然发现自己横着悬停在了半空中,拽着那个孩子,稳稳当当地踩在了红色的砖墙上。风还在他耳畔高速呼啸着,但时间仿佛凝固定格了一样。
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是个异能拥有者,就被自己的异能救了一命。没错,他的异能与弟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控制重力的大小和方向。
把那位低年级的学弟平安送到地面上后,中原中也径直回了家。
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很久没有信出现过的信箱里出现了一封厚厚的信,但与熟悉的字迹都不相同。打开信封,读完了自己父亲战死在海外的消息的来信,然后把父亲的肩章收好在自己书包的内侧夹层。
等到弟弟中原恒也回来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时,中也已经平复好了心情,没有多提中午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质问弟弟为什么跟那群人混在一起。把那封父亲战死的信交给弟弟读了一遍之后,中也已经收拾好了两人不多的行李。
“去哪?”
“港口黑手党的新人训练营地。”
TBC.

【梗题】平家物语三十题

忙於作死的阿Bell:

梗题合集:



履霜操:







《平家物语》真是太赞了——
也不妨说是源平三十题w
——————————————————
1.祇园精舍之钟声
2.风前尘埃
3.银箔木刀
4.鲈鱼
5.六波罗殿之秃发
6.过往录
7.贺茂川的流水
8.无文太刀
9.摄取不舍之光
10.鵺
11.风吹福原路坎坷
12.旧都之月
13.春日野之露
14.红叶
15.墨染色
16.孤身独步黄泉路
17.经岛
18.白鸠与白旗
19.焚城
20.青山琵琶
21.小枝
22.以花喻歌人
23.红底日出扇
24.弓落水
25.剑沉千寻海
26.浪底的帝都
27.腰越状
28.鹿穿竹篱踏叶来
29.五色丝
30.诸行无常





安藤忠雄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大屋顶下的旋转梯

美丽洲教堂的铜钟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大书架
通天高的书架 感觉是一种享受了

安藤忠雄作品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大屋顶打卡